我就是这么个人,懂得了也学会了圆滑世故,但内心依然是那个爱蹦爱跳的小孩。只是看我面对的是谁。

我就是不好相处,那又怎样

不爱凑热闹,自己做的事不会告诉其他人,对不熟的人话很少,聚会不会点气氛,别人都说我闷闷的,一天中总想给自己留个独处的时间,自己一个人呆着,装文艺也好,没朋友也罢,我就是这么地不好相处,那又怎样?

是啊,我的朋友少,但就那么一两个交心的朋友;

是啊,我的话比较少,但对我认为亲近的人,我就是个话痨子,心里永远藏不住事,喜怒完全形于色还不怕得罪他;

是啊,我没有那么多的酒局饭局,但回了家自己可以装一装,看看书,写写东西,盘个葫芦,养养花种种草,头脑异常安静敏捷;

是啊,我没有那么多的语言去表达,但我会把应该完成的任务记在心里,扎扎实实的去完成,不想找借口;

是啊,我没有那么多可以晒的朋友圈,但我就愿意守住一个人,下班后躲进一个家,那个我们相视一笑,内心瞬间幸福感爆棚的家。

三十而立,肩头的担子越来越重,我会踩着高跟鞋风风火火的干工作,也会穿着背带裤去约会;我会在各种人际关系中说很多话,也会夜深人静不想睡觉,思考一些问题;我会马不停蹄地协调各种工作问题,也会赖在你怀里,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放空神经,让你感受这个小神经病的依赖。

我就是这么个人,懂得了也学会了圆滑世故,但内心依然是那个爱蹦爱跳的小孩。只是看我面对的是谁。

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