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行业的2018年过的有些高开低走,进入年底后从票房市场上呈现的疲态十分直观。在去年的界面预言家中,我们预言2018年电影票房将会冲击600亿大关,这一目标总算在这一年的倒数第三天(12月29日)实现。进入2019年,电影票房如果保持相似的涨幅,冲击660亿或许会存在不小的困难。


档期与爆款,是拉动电影总票房的最大良药。春节档、暑期档、国庆档三个最为重要的档期,在2018年贡献了全年的四成票房。



       随着2018年许多优质华语影片在各大档期获得了超出预期的票房回报,越来越多的影片都选择挤在重要的档期上映。在目前,2019年2月5日大年初一,已经挤入13部影片,可能成为有史以来最为拥挤的一届春节档。

       据淘票票灯塔平台公布的数据,2018年春节档总票房57.7亿,比前一年增长68%,不过2017年的成绩相比2016年,只增长了11%。2018年春节档最大的助力,在于拥有两部突破30亿的《红海行动》与《唐人街探案2》同时上映。

       这两部影片,一部战争、一部喜剧,从不同的角度满足了观众的观影需求,票房均超过30亿大关。这一特征,在2019年的春节档可能会进一步放大。13部影片当中,有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有周星驰的《新喜剧之王》,还有韩寒的《飞驰人生》,以及郭帆导演的吴京加盟的《流浪地球》。在这四部关注度最高的影片当中,2部喜剧片,1部科幻片,还有一部兼具喜剧与科幻,拥有共同创造新票房纪录的极大可能。

       从2017年起,“科幻电影元年”这一概念就一直被反复提及,可惜整个2018年过完,期待中的优秀国产硬科幻电影还没有出现。2019年春节档的《流浪地球》,正是能够开启中国电影科幻元年的候选者之一。通过预告,能发现影片有着极强的科技感,加上吴京的加盟,这部影片在春节能够多少观众的认可,从一定程度上将影响我国科幻电影未来的创作道路。

      在档期的影响之外,爆款的拉动能力不容忽视。正是因为有了《复仇者联盟3》的上映,晚一周上映的国产喜剧《超时空同居》才能在一开始并不被看好的情况下获得9亿的票房,在《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的驱动下,暑期档才能连续两个月票房超过60亿。

      在2019年,爆款的能量将更加明显,尤其是当普通观众面临家庭观影、网剧、电视剧、游戏等多种娱乐项目的选择时,如果没有一部引起热议的爆款提醒观众“是时候去电影院看电影了”,可能许多人在一周、一个月的时间里根本不会走进电影院一步。

      2019年无疑是好莱坞的“大年”,超级英雄电影依然会全面开花。漫威方面,会有三部影片《惊奇队长》、《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和《蜘蛛侠:英雄远征》上映,数量虽不太多,却意味着这个长达11年的系列第三阶段的收官,必定会与第一代英雄们中的不少人告别。鉴于迪士尼收购福斯的交易有望在2019年1月完成,X战警系列也将回归漫威计划,筹备已久的《X战警:黑凤凰》和走恐怖片路线的《X战警:新变种人》也将在2019年上映,不过两部影片都经历了故事重写和补拍,可见福斯风格的x战警系列想要在迪士尼体系下出品,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

        DC方面也随着《海王》带来的票房成功,在2019年推出《沙赞》、《小丑》与 《神奇女侠1984》三部影片,推出全新银幕角色也迎来高人气角色的回归。

       在2019年也会有很多卡通角色改编的真人电影即将上映,首当其冲的是迪士尼的动画真人计划。《阿拉丁》、《小飞象》和《狮子王》三部曾带来美好童年回忆的动画都将制作成为“真人”影片出现,其中《阿拉丁》和《小飞象》是由众多明星真人出演,至于《狮子王》则是全CG制作的与《奇幻森林》相同的真实动物风格,好像也不能叫“真狮版”,或许称为真实风格CG电影比较恰当。

       此外,《精灵宝可梦》里的萌物皮卡丘也被搬上大银幕,由传奇影业打造的《精灵宝可梦:大侦探皮卡丘》在首版预告片发布后就引起热议,光滑的皮卡丘变成一只长毛话痨,就看瑞恩·雷诺兹的话痨魔力能否征服流行几十年的“皮卡皮卡”。  

       由漫画《铳梦》改编而来的《阿丽塔:战斗天使》即将于2月上映,全CG制作的阿丽塔完全融入实拍角色,詹姆斯·卡梅隆的监制、剧本,创造了全新且精细的视觉奇观。在最新技术下,人类面部的微表情已经能够非常精准地进行展现,阿丽塔的大眼睛不仅不会带来恐怖谷效应,还展现出不少真实演员也无法做到的用眼神表演的能力。

        可以想象2020年12月才上映的《阿凡达2》,卡梅隆将带来多么颠覆性的视觉盛宴。

       在好莱坞的启发下,越来越多的国产电影开发者也走出了最初的IP开发1.0时代,不再依赖项目的原始粉丝积累与流量明星的粗暴结合进行开发,而是更加注重作品本身的质量以及上映后的口碑。当一切竞争都回归内容,业务水平无法达到水准的流量明星,将进一步丧失在大银幕的生存空间。对其他拥有优秀演技的年轻演员来说,章宇的爆红能够复制。

       在2019年,口碑的作用会越来越前置,口碑不佳的影片在点映时就会在社交网络上被曝光,在第二天甚至当天晚上就会反馈在排片上。当电影总票房增速放缓甚至停滞的时候,院线经理为了自家院线的收益,嗅觉总会时刻保持灵敏。

       根据2018年的经验,越是备受期待的好莱坞大片,越是难以在正好处于档期的时间上映。春节档、暑期档、国庆档三个最为重要的贡献全年四成票房的档期,依然会是国产电影的天下。进口影片在内地总票房的占比,在2018年只有39%,2019年同样会保持在50%甚至40%以下。

  类 型 片 的 新 探 索 


       商业片的根本是类型片。随着近些年内地类型片开发的数量越来越多,有不少类型因为丰富的商业回报,已经遭遇了过度开发,也有不少类型因为此前并没有太多经验,开发的难度困难重重,却已有一线曙光。

       作为内地重工业商业片的鼻祖之一,东方魔幻巨制基本上已经被后浪拍在了沙滩上。“杀死”它的并不是投资7亿回报2000万的《阿修罗》,更不是被寄予厚望却刚刚回本的“狄仁杰系列”第三部《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而是在类型上不断创新的好莱坞大作和观众越来越多变的口味与越来越短的耐心。至于《阿修罗》,只是过去告诉发展的东方魔幻大片这一摊浑水中浮现出来的一巨“残骸”。

       在2019年,国产魔幻电影或许并不会完全消失,但极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单个类型片的发展都是随着该类型片在市场上的周期起起伏伏,就像前几年的青春片、爱情片那样,有了《致青春》,只要跟上学谈恋爱有关的片子都能以中小成本获得不错的收益,然后集体走向衰亡。

       不同的类型有不同的周期,青春片可能只有4、5年的光景,东方魔幻大片从2008年的《画皮》之后也有10年光景。如果没有颠覆性的顶尖影片出现,这一类型“起死回生”难上加难。可惜乌尔善套拍的《封神三部曲》在2020年才会面世,在那之前的2019年,或许将会形成东方魔幻影片的真空。

       喜剧在内地市场可谓经久不衰,尤其是在当下社会年轻人普遍压力过大的情况下,有不少人将电影单纯地当做假期放松休闲的一个娱乐工具,让电影的娱乐效应不断放大,令2019年春节档出现9部带喜剧风格的影片同时在大年初一上映。

       喜剧扎堆、质量参差不齐、喜剧电影人才欠缺,令喜剧这一类型既会产生7、8分的高口碑影片,也会更多有《欢乐喜剧人》这样只有2.5分的烂片存在。当喜剧创作者眼中的最具喜剧表现力的部分演员,比如陈赫 、岳云鹏、包贝尔等人,已经成为观众眼中的票房毒药,喜剧演员中能够带来高口碑、高票房保障的主演还有多少?是春节档三部影片同一天上映的沈腾?是导演处女作不是喜剧的黄渤?还是演喜剧好笑演动作片糟糕的王宝强?

      就连一直从来没有失手的开心麻花,在2018年国庆档的《李茶的姑妈》也遭遇差评,在2019年喜剧市场的竞争一定会更加白热化,尤其是当观众的笑点愈发提升,以及更多不同的喜剧类作品出现在市面上的时候,2019年国产喜剧或许不会走下神坛,但隐藏在其下的危机不减反增。

      从投入产出比来说,重工业影片在一个成熟市场中一定是更加具有稳定收益的类型。当东方魔幻失灵,战争片和科幻类型电影便会扛起重工业电影的大旗。通过《战狼2》和《红海行动》,大家已经能够看到战争片的票房潜力,管虎导演在2019年上映的影片《八佰》,也是将战场放在抗日战争时期的战争电影。春节档的《流浪地球》之后,张小北导演、宋洋主演的《拓星者》也将在2019年上映。这两部科幻电影为国产科幻的电影能否受中国内地观众接受探路,其本身的质量不一定能达到国际一流的水准,更多的是为行业积累经验、为华语科幻电影在观众中去魅。


        现实主义题材在2018年展现了不错的成绩,《我不是药神》引发了强大社会效应,《无名之辈》对小人物的内心刻画也得到了不少观众的认可,《狗十三》中的成长镇痛、家庭教育等因素,都唤起了观众的共情。这一类型,或许能够在2019年成为中小成本影片的新的热点。


  新 老 导 演 的 交 替 与 传 承  


       新导演的崛起已经是一个老话题,在2018年,有不少年轻导演,比如首次执导长片的文牧野、苏伦,带来第二部长片的忻钰坤、毕赣,执导第三部作品的饶晓志,以及由演员转型导演的黄渤、刘若英,都交出了亮眼的答卷。

       另一方面,则是一些拥有丰富经验的资深导演并没有达到观众的预期。张艺谋的《影》、徐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姜文的《邪不压正》,在票房上几乎都没有获得好的成绩,低于此前的预期

       这样的情况,在前两年的电影市场中已经有所展现,但还没2018年这么明显。今年在类型上是转折的一年,当观众口味随着类型产生变化,这些资深导演的共同特点就是依然保持着自己的风格。在过去他们的风格与时代口味相互映衬,在当下他们保持自我的同时也与时代产生了一定的隔阂。

       这样的隔阂并不一定是不好的,正好适应了市场也不一定是对的。作为一名创作者,能够收到更多人的喜爱值得欣喜,更难能可贵的是在时代的变化中保持自我的独立性和创造性。就像徐克的下一部影片依然是古装武侠片《神雕侠侣》,曾经让《智取威虎山》这样的样板戏焕发青春的他,也有能力在未来让大众熟识的故事再次获得观众的喜爱。    

       2017年青年导演的集中爆发,其实蓄力已久。拿出第二部作品的忻钰坤、毕赣,背后都有着不同的团队。忻钰坤的背后是FIRST青年影展的FIRST实验室,毕赣的背后是金马创投及一系列有着雄厚资本的影视公司。更为欣喜的是,能够看到他们的第二部作品《暴裂无声》和《地球最后的夜晚》,相比自己的处女作有着明显的提升,不管是工业水准、故事还是自我表达的主题上。

       而在文牧野、苏伦的背后,则是有着资深导演团队以监制的身份加盟。文牧野背后是“坏猴子72变计划”,宁浩与徐峥共同担任他的监制,分别从前期的剧本、选角和后期的制作营销层面出谋划策,两年的剧本打磨和出色的演员团队,让这个项目成为今年最大黑马。苏伦的背后也是监制徐峥和他的真乐道影业,同样两年的剧本打磨让影片突破了爱情片在当下市场的桎梏,也展现了导演在中低成本的项目中出色的执行力。

       知名导演作为监制,同样适用于刘若英的《后来的我们》。张一白导演不仅担任该片的监制,也担任了12月29日上映的《来电狂响》的监制。

对宁浩、徐峥、张一白等资深导演来说,开发自己担任导演的项目,不仅周期漫长,需要投入的精力也极大。担任监制,不仅能够非常直接地将自己多年来积累的经验传递给年轻导演,而且也能在有限的时间里,相对参与多几个项目。同时,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宁浩的坏猴子影业、徐峥的真乐道影业,以及张一白的拾谷影业,都能获得电影市场上最稀缺资源——优质项目——的投资份额。不仅做到了新老导演的传承,也能相对提升国产电影的总体水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