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蓝河

出道365天,合体55天,如果时光倒流回一年前,沉浸在成团欢乐中的粉丝们不会想到,Nine Percent的一周年会如此令他们五味杂陈。

距离上次九人集体出席活动(1月11日微博之夜)已经过去了84天。在为数不多的舞台合体活动中,“舞蹈不齐”、“缺少团魂”等吐槽不绝于耳。迟到一年的团综恐成空想,粉丝们只盼着这支“中国第一天团”赶快解散。

而今晚,除了蔡徐坤在旧金山做海外公演缺席,其余八子终于同台现身于一年前属于他们的舞台,见证《青春有你》新的九子UNINE诞生。在5892万投票(去年《偶练》1.8亿)下,李汶翰、管栎、陈宥维、姚明明、胡春杨、嘉羿、夏瀚宇、李振宁、何昶希九人正式出道。

辞旧迎新本是春节的要义,2019年却给了4月6日。与《青春有你》收官同日PK,腾讯视频《创造营2019》揭开序幕,再加上昨天《以团之名》两支男团新风暴与Black Ace出道日活动,300名男生已经全部亮相。

三大节目诞生4支团体?不止。《青你》收官前还突然冒出了一支由淘汰训练生组成的“沙漠五子D5”组合,似乎要在这场乱战中分食一杯羹。但根据节目表示,这是由于公益活动推出的正能量组合。见过走花路的,娱sir还是第一次看到走沙路的emmm

小偶像遍地走的局面,标志着偶像产业从偶发事件转向常态产出,只是谁都不会是下一个蔡徐坤了。


《青春有你》微博热度高于

《偶像练习生》,更强调“抱团”

还是先来看看今年《青春有你》的成绩。#偶像练习生#微博热门话题阅读量125亿,而今年#青春有你#阅读量超过了167亿,可以说这届Q1DD并不冷。

和去年蔡徐坤(当时微博800万粉丝)的情况类似,拥有590万粉丝的C位李汶翰可以说是“断层出道”,owhat集资达到245.7万,也和蔡徐坤313万的成绩相差不大。管栎、陈宥维、胡春杨、嘉羿等头部训练生的微博粉丝,则纷纷突破百万。不过整体应援集资方面,今年top20集资总金额只有484.1万左右,远低于去年的1450万。


2019偶像养成修罗场:三档节目催生五支团体


应该说和《偶像练习生》相比,大家的人气相对平均,所属经纪公司也相对分散。这意味着什么?新组合更加可控。今晚决赛中,即将圆梦成团的训练生接受了三个“灵魂拷问”:你需要组合吗?你想成为组合成员出道吗?那组合需要你吗?——这似乎是在给他们打好一记名为集体荣誉感的预防针。

去年《偶练》结束前后,人气练习生已经各自接到了商业代言,而乐华娱乐、香蕉娱乐等头部经纪公司纷纷开始各自的成团营业,因此很难凑齐九人搞团体活动。

从团体来看,去年《偶练》后Nine Percent接了7个品牌的代言或推广,举办了巡演,推出一张专辑,参加了2个综艺(外加一个赴美集训纪录片),但每位成员单独接的代言平均都超过5个。


2019偶像养成修罗场:三档节目催生五支团体


而今年《青春有你》的训练生都受到了有节制的曝光,训练生单独接到的品牌与时尚资源偏少。即便是李汶翰,也只接了三草两木、真果粒芒果、《蜘蛛侠》电影推广等综艺赞助商的活动。大部分人除了节目推的公益计划,几乎没有单独接代言。

新九子成团后,接到的第一个代言很有可能是今年冠名商蒙牛真果粒,商业价值是否堪比去年1200万的悦诗风吟代言,尚未可知。而这一届《青你》新九子大概率会有《偶练》九子没有的团综资源,弥补此前的遗憾。


2019偶像养成修罗场:三档节目催生五支团体



如果横向看今年另一档偶像综艺《以团之名》的成绩,由人气学员组成的人气班Black Ace,无论从微博粉丝数还是商业资源方面,都要稍强于冠军班级新风暴。队内成员人气分层明显,少的只有几万,而多的则高于《青你》的李汶翰。

两支队伍练习生所属的经纪公司集中在乐华娱乐与优酷的酷漾娱乐,实际运营也正是由两家公司操盘,所以说不用担心组合分散的问题,但在节目热度不足的情况下,如何将团体推向更广阔市场是优酷要思考的问题。


2019偶像养成修罗场:三档节目催生五支团体


《创造营2019》:

哇唧唧哇接了乐华娱乐的人设

今晚还有很多个“奇迹”的诞生,比如当张艺兴与蒋大为老师合唱《敢问路在何方》时,娱sir觉得自己一定是穿越回春晚了。做公益、多读书、学会与求生欲和平相处,是所有中国偶像,经纪公司以及视频平台的一大课题。

趁着今晚《青春有你》决赛超长的前戏,娱sir跑去围观了隔壁的《创造营》。

之前就在想,今年要有300个男生亮相,各家经纪公司的练习生都不够了怎么办?一种方法是用“回锅肉”们来凑,比如已经出到10年的至上励合组合的马雪阳,还有哇唧唧哇的X玖男团们;另一种方法是跨界,甭管你是演员、模特、dancer还是B站网红(真的有B站的up主诶!),舞台给你留一片天空!

但里面有一个小哥哥令人印象深刻,因为长得很像黄渤......娱sir绝对没有辱没渤哥或者这位练习生小哥的意思,就是觉得他们都,跳舞挺不错的嗯。


2019偶像养成修罗场:三档节目催生五支团体


练习生水平参差不齐也造成人气天壤之别,第一名戴景耀的微博粉丝(438万)是最后一名余宗遥(1009)的4000多倍。看到后面的小哥哥们微博粉丝数只有一两千人,娱sir摩拳擦掌觉得貌似自己也可以出道额!


2019偶像养成修罗场:三档节目催生五支团体


看完《创造营》首期,该怎么说呢,开篇感觉很像大学军训,新生们穿上校服收拾行李入驻百人大通铺宿舍,手机被没收了,被子不知道该怎么叠,颇有些95后被家长送进门来进行《变形记》改造的既视感。


2019偶像养成修罗场:三档节目催生五支团体


不过随着炫(shao)酷(qian)的舞台与4位平均出道27年的导师们亮相,《创造营2019》初露峥嵘。娱sir个人感觉这档节目融合了《青春有你》的严苛与《创造101》的火药味,热门种子选手一再被say no,A班满员就要进行battle。

发起人迪丽热巴兼具干练与可爱的人设,而男导师们则负责严格再严格:由于30人选择了A班,在等级评定时如果不合格就要直接降为F。结果很快,30人超过2/3去了F班,黄立行更是直言,这么大的节目应该准备好再来。


2019偶像养成修罗场:三档节目催生五支团体


由于搞团和搞偶的娱sir已经看过了200个男孩纸,所以到了《创造营》,脸盲症真的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如果要说《创造营》第一期的问题,可能就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选手不多。基本上舞蹈团哆啦A梦与哇唧唧哇相当于是去年《101》的极创引力与乐华娱乐,分别负责中间提神与压轴,除此之外多是走马灯陪衬。

在商业代言方面,今年《创造营》延续了去年《创造101》的模式,首期就出现了让练习生推广品牌的广告,一方面帮助练习生增加曝光机会,另一方面也给品牌主挑选未来的代言人打个样。

总的来说,《创造营》有一个不错的开局。目测第二期进入battle战会更加精彩一些,毕竟battle是男人们最浪漫的运动嘛。但如果成军的11人里过半都是原X玖成员的话,娱sir可能有点接受无能。

2019偶像养成修罗场:三档节目催生五支团体


中国偶像产业不缺少“第一组合”,

缺的是耐心

同样在今天,由乐华娱乐胡文煊、黑金计划师铭泽、一响天开谷蓝帝、太合音乐徐炳超、迈吉传媒丁飞俊5人组成的沙漠五子D5在微博官宣。

“五大厂牌协力打造”的噱头显然不如“莫欺少年穷”来得猛烈,“这是和爱奇艺撕逼了吗?”“是不是假新闻啊,连蓝V认证都没有,”有粉丝禁不住好奇为何抢在《青春有你》决赛前官宣。

“可能是乐华想让他们家所有人都出道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从业者大胆猜测。“以团出道了几个,青你又有胡春杨和李汶翰,就差胡文煊了。”


2019偶像养成修罗场:三档节目催生五支团体


不难想见,等《创造营》也收官后,今年又是一波组合大战。然而娱sir就想问问,去年那波数十个组合,如今吃瓜群众还能记住几个?中国是缺少成功的偶像组合,但强制组限定团就不是揠苗助长么?

唯一的好处是,抱团的力量总归大于个人。在单一经纪公司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即便是蔡徐坤这样千万级粉丝流量的头部偶像,也会面临作品匮乏或后继乏力的挑战。但至少蔡徐坤还在打磨音乐作品,而陈立农进了剧组走影视路线,其他《偶练》大多数练习生都混迹于辨识度不高的综艺节目赚着快钱,登不上他们渴慕已久的舞台。

如果练习生变得像网红一样昙花一现,娱sir觉得真心对不起这批男生们没日没夜的刻苦训练。偶像产业高唱了一年的热度,如今也该随着Nine Percent限定团行将解散,《以团》《青你》收官而逐渐回归理性。中国真的需要好组合么?像样的作品有了么?你的组合训练了几年?每位从业者都应该发出类似的“灵魂拷问”。

就像出了大新闻要等事件发酵一样,这批新诞生的偶像,娱sir也建议待三四年后再看,跑出来的才是千里马,不然也不过是供人消遣的时令产品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