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对国军将领胡琏的评价,我相信很多人肯定听说过毛主席的这六个字:“狡如狐,猛如虎!”

我们评价胡琏,又往往要说到胡琏的同乡兼黄埔同期同学张灵甫,他也经常被拿来与张灵甫作比较,对于胡、张两人的军事水平到底孰高孰低的问题,我很早便已经表达过我的观点:“胡琏是帅才,张灵甫则只是将才。”

这便是我对胡琏的军事水平的评价,但是胡琏这位“帅才”到底怎么“帅”,我又很难准确地表达自己的看法,因为自己毕竟不通军事。



蒋介石夸胡琏:我的臂膀也,才堪大用!

张灵甫是蒋介石很喜爱的悍将,他“悍”是因为每逢作战必冲锋陷阵,即使在后来因为脚中弹成了“跛脚将军”也仍然没有改变作战风格。胡琏与张灵甫既是同乡,也是同期同学,他在战场上又将会有怎样的表现?

胡琏在作战时当然也很“悍”,他的“悍”也绝不输于张灵甫。我们现在看到的胡琏的照片很容易会发现他的两边脸颊有很明显的凹陷,他脸上的凹陷背后便是他的“悍”。

1933年蒋介石发动了第五次“围剿”,在团村战役中,时任11师66团团长的胡琏负责与红军争夺东沅寨阵地。在战斗开始前,胡琏与好友刘景蓉喝酒喝得醉醺醺的,直到战斗开始后也仍然没有醒酒,11师师长黄维甚至对他还训了话。在战斗过程中,胡琏借着酒劲探出头去观察敌情,结果一颗子弹瞬间穿过左脸,然后穿透右脸,顿时鲜血直流。这事如果换成别人也许已经“呜呜啊啊”地跑去包扎了,可是胡琏却浑然不觉地站起身举枪高喊:“冲啊”!在胡琏的感染下,胡琏所部官军愈发勇猛,最终成功抢占了东沅寨阵地。

在团村战役结束后,蒋介石不忘问陈诚,守住东沅寨的是谁?

陈诚自然明白这场对话关系着自己麾下将领胡琏的前途命运,所以赶紧回答蒋介石说,是11师66团团长胡琏,黄埔四期的,才26岁!

蒋介石当时便高兴地称赞胡琏是“我的臂膀也,才堪大用”,蒋介石说完这话还不算,当即又写了一份手令:“胡琏升少将团长”!

胡琏听说这事后也很兴奋,结果左等右等却只等来了顶头上司黄维的一句“你还年轻,还需历练”,胡琏听完黄维的话便知道肯定是黄从中作梗了。毕竟黄维也只是少将师长,如果胡琏生了少将团长,难免会折了黄维的面子。胡琏没有表示什么,但却记住了这件事。后来黄维当上12兵团司令后,胡琏也给黄使了使绊子,最后黄维不得不向胡琏低头表示战役结束后将12兵团交给胡琏,自己回去继续教书,以此换取胡琏对他的支持。



胡琏既然是“帅才”,当然不只有“悍”,更重要的应该是他在战略战术方面所表现出来的“谋”。

胡琏在抗日战场打得最有名的战役当属石牌保卫战,这场战役也体现出了他的“狡如狐,猛如虎”。

石牌要塞位于湖北境内长江的末段,如果被日军所攻破,日军必然可以据此西进威胁国民政府的战时首都重庆,甚至捣毁或者夺取重庆这个指挥中心,所以石牌必须要守住,但是应该让谁守呢?这事最终落到了胡琏11师的肩膀上。胡琏得到死守石牌要塞的命令后,便依据石牌要塞的地形修筑了防御工事,又根据日军不善于山地作战的特点作出了战略部署:

第三十一团防守三百峰、第三十二团防守梁木棚,扼守要塞前沿阵地;第三十三团会同要塞部队担任要塞核心阵地的防守;由副师长罗贤达兼任团长的野战补充团,则作为全师的预备队。

当时胡琏在战斗开始前连写5份遗书交给副官,抱了必死的决心去坚守石牌。

后来,在陈诚充满担忧地问胡琏有没有把握守住石牌的时候,他凛然而坚定对陈诚说:“成功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

日军的攻势虽然凶猛,但是在胡琏“斤斤计较”的部署下,在11师全体官兵的英勇作战下,日军一次又一次地被挡在石牌要塞之外,11师也不负众望,最终保住了石牌要塞,打出了王牌军的赫赫威名。

胡琏在解放战争时期的表现更是惹人注目,他带着整编11师在山东战场上打得我军不少将领缩手缩脚、畏首畏尾,最后刘帅不得不为此专门开了个所谓的“安卵子”会议,试图以此给将领们壮胆。

粟裕曾策划在南麻地区将胡琏的整编11师歼灭,结果到最后许世友却只能在南麻战役后在电话向他抱怨:“胡琏这只狡猾的狐狸,下次我定叫他碎尸万段。”胡琏在南麻战役中能够顺利逃脱,除了客观上的天气原因,当然也少不了他对于战略战术的灵活运用。

淮海战役前夕,对于12兵团司令之争,近水楼台的胡琏输给了半路跳出来的黄维,在淮海战役爆发后胡琏正好回乡奔丧,后又因牙痛到上海医治,结果黄维狂妄地带着12兵团钻进了刘伯承给他的设的“口袋阵”里。黄维不得不向蒋介石求援,让胡琏回兵团协助他。胡琏虽然回去了,可是这时候的12兵团已经穷途末路,胡琏也撑不了多久,最终黄维、杨伯涛等人在逃跑过程中被俘,只有狡猾的胡琏成功逃脱。后来,杨勇将军甚至遗憾地表示:“我们宁愿俘虏一个胡琏,不愿俘虏十个黄维。”

由此可见,胡琏的军事水平之高。



胡琏虽然是难得的“帅才”,但是始终没有得到蒋介石真正意义上的“重用”,等到他得到蒋介石重用的时候却已经为时晚矣。

胡琏最无奈的或许是他没有像张灵甫那样得到蒋介石的厚爱,他始终待在陈诚的土木系,虽然得到了陈诚的器重,但是陈诚的器重又如何比得上蒋介石的厚爱?张灵甫曾经投在胡宗南的阵营,最后被胡抛弃,然后被王耀武拉拢,最终“弯道超车”登上整编74师师长的宝座。

论军事水平,张灵甫显然远远不如胡琏,但是如果张灵甫没有死在孟良崮的话,我敢说张灵甫最后肯定能压在胡琏的头上。

蒋介石直到灰溜溜地跑到台湾龟缩起来以后,才开始转变自己的用人原则,毕竟这么好的牌他居然只用了3年时间便给玩死了,肯定要反思反思,所以到台湾后很多曾经受到他重用的人被打进了“冷宫”,如何应钦、顾祝同、汤恩伯等人。胡琏则开始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重用,但是已经太晚了,即便他再怎么的“狡如狐,猛如虎”,他能帮老蒋守住最后的阵地也已经相当不错了,反攻?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1977年6月,胡琏在临终前捧着32块弹片黯然感叹道:“土木不及一粟……”